+
  • ls24.jpg

戚城遗址

戚城遗址位于河南省历史文化名城濮阳市。当地也称孔悝城,最初是卫国的第十代国君武公之孙孙耳的采邑。一九六三年,河南省人民委员会将孔悝遗址公布为河南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十日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江总书记曾在此视察,称其为春秋时期的“联合国”。  戚城,孙氏在此袭居六代,为卫世卿,他们世代掌握着卫王室的实权,演出一幕幂活剧来,最大的政治事件发生在公元前496年,太子

所属分类:

古遗址


  戚城遗址位于河南省历史文化名城濮阳市。当地也称孔悝城,最初是卫国的第十代国君武公之孙孙耳的采邑。一九六三年,河南省人民委员会将孔悝遗址公布为河南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十日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江总书记曾在此视察,称其为春秋时期的“联合国”。

  戚城,孙氏在此袭居六代,为卫世卿,他们世代掌握着卫王室的实权,演出一幕幂活剧来,最大的政治事件发生在公元前496年,太子蒯聩谋害灵公夫人南子未遂,逃到晋国避难,13年后潜入戚城,与其子辄(已立为卫出公)争国。蒯聩勾结其妹控制了执政的外甥孔悝,出公辄被迫出逃鲁国,蒯聩自立为庄公。子路是孔悝的邑宰,为救孔悝而惨死在与蒯聩的甲士的厮杀中。今戚城东北里许有子路墓冢。戚城遗址、子路墓祠、蒯聩台遗址(在油田供应处院内)三处文物古迹,同是这一事件的产物,形成一个自然景区。见于《左传》的有庄子(武公三世孙)、昭子、桓子、文子以及文子之三孚:嘉、蒯、襄。孙氏世代掌握着卫国的政治命脉,特别是自公元前629年卫迁都帝丘后,戚地的向背举足轻重,晋国多次越过黄河,采取支持叛乱的手段控制地,左右卫国政局,威胁东方诸侯,保持其霸主地位。鲁公十四年,卫定公去世,卫献公继立,孙文子与其有矛雇为避迫害,孙文子将象征权力和地位的卫国青铜礼器从帝丘迁至戚,鲁定公十四年,卫太子蒯聩谋杀卫灵公夫人南子未遂,逃往晋国避难,后潜入戚地,十三年后与其子出乏辄争夺君位。蒯聩首先勾结其姊控制了负责京城守卫自外甥孔悝,卫出公被迫逃往晋国,蒯聩即位称庄公。孔健的家臣、孔子的弟子子路,在这场政变中身亡。在今天距戚城不远处有相传蒯聩复国的临时藏身处“蒯聩台”和子路的葬所“子路坟”。

遗址文化

  戚城古城垣周长1520米,残高最高处8.3米,最厚处16.5米,城内面积14.4万米。现存东西北三面墙体。戚城是豫北地区保留的年代最久、延续时间最长的古代聚落城池。它地下依次叠压着裴李岗文化、仰韶文化、龙山文化以及商、西周、春秋、汉等文化,该城始建于西周后期,以后历代多有增建。公元前629年,卫成公自楚丘迁都帝丘后,该城因位于古黄河的东岸,东有齐、鲁,西有秦、晋,南有曹、宋、郑、陈、吴、楚等,不仅是卫都帝丘北面的重要屏障,而且是诸侯争霸的战略要地。《荀子儒效》记载:“武王之诛纣也……朝食于戚……”说明商末周初时,“戚”已闻名遐迩了。春秋时期是戚城的黄金时代,文献和考古资料都为我们描绘了这一时期戚城经济文化的辉煌。《春秋经传》中共四十次提到戚。而记载最多的是各国诸侯在戚频频会盟,使它成为会盟胜地。据《左传》记载,从公元前626年到公元前531年这九十五年间,各国诸侯在卫地会盟十四次,在戚城会盟就有七次之多。戚城遗址东墙外80米处的高4.6米、长20米、宽16米的夯土台(1958年此台尚有一亩多大),就是当年的会盟台基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