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ls24.jpg

嘴子前墓群

嘴子前墓群在山东海阳县盘石店镇嘴子前村东北的窄小台地(面积约1500平方米)上有古墓葬遗址。墓之附近还发现过数量不少的马衔镳之类的车马器。墓室之上填青膏泥为当时风气,起封闭和防盗的作用,该墓之中器物保存较好,正是基于此。  椁四周有熟土二层台,一些随葬器置于其上。棺、椁均以方木构筑而成,其中外椁室墙板方木长达6余米,宽、厚度约0.2米,照此垒筑墓室,所耗木材相当可观。内椁和棺之间有头箱,大部分随葬

所属分类:

古墓葬


  嘴子前墓群在山东海阳县盘石店镇嘴子前村东北的窄小台地(面积约1500平方米)上有古墓葬遗址。墓之附近还发现过数量不少的马衔镳之类的车马器。墓室之上填青膏泥为当时风气,起封闭和防盗的作用,该墓之中器物保存较好,正是基于此。

  椁四周有熟土二层台,一些随葬器置于其上。棺、椁均以方木构筑而成,其中外椁室墙板方木长达6余米,宽、厚度约0.2米,照此垒筑墓室,所耗木材相当可观。内椁和棺之间有头箱,大部分随葬品置于其中。棺为悬底式,棺内人骨已朽,骨灰之间散见佩、管、珠等玉器,当为主人随身装饰物。墓葬未经盗扰,出土器物颇丰,多达240余件。其中铜器60余件、漆木器40余件、玉器和石器10余件,其他为陶器。 

  随葬器物中以青铜礼器组合较为显眼,有七鼎,一套编钟(由七件甬钟组成)、壶、盘、匜等。七鼎乃诸侯的礼数,此墓中七鼎并非是严格意义上的列鼎,在当时重诸侯轻天子和风行厚葬的情况下,一些贵族以越礼的方式进行自我标榜自我满足的现象十分常见,如诸侯用天子之礼、卿大夫用诸侯之礼。嘴子前四号墓用七鼎大概正是基于此种形势,以不是很标准的列鼎来张扬自己的虚荣心,并且在出土的遗物中见有正、背面均鎏金的革甲饰片。鎏金工艺并不是单纯的装饰艺术,它能象征权势,不过还得有相当级别才能用,除非墓主又是僭越用礼。

贵族墓地

  山东省海阳市的嘴子前村,是一处典型的丘陵山乡。它的北部是绵延起伏的招虎山,往南要经过十余公里的盘曲山谷才能到达半岛的南海岸。就是这样的一个地点,却发现了一处十分重要的东周墓群,几次出土了大批文物,其数量之多,规格之高,在胶东地区当属首次。这处墓群位于嘴子前村东北的一个山前黄土台地上。这里大部分被平整成了农田,少部分依然是沟壑纵横的高台地。

  农民在这里种地取土,经常可以发现零星的铜器如箭头、马衔、车环之类,便猜想这是一处古代屯兵之地,于是这里的地名便被称作“养军场”。在七十年代大规模整修农田时,农民曾在这里发现过一大批堆放整齐的马衔、车器等铜器(这批器物曾发表在《文物》1985年第3期上)。

  1978年初春,该村农民在此掘毁一墓(编号M1)。墓中有重椁单棺,木器、陶器悉被丢弃毁坏,仅铜器被文物部分追缴收回,玉器出土数量较少,据称均为管、珠一类的小饰件,至今尚有部分散存于村民手中。此次出土的铜器有盘、盆、簋、壶、削、戈、矛、镞、编钟等,收集到的一个铜鼎盖和兽面纹的壶耳,纹饰都很精美,可惜这些鼎、壶等十分重要的铜器却至今不知下落。出土的编钟共有7件,两件大的为钮钟,其余小的为甬钟。钮钟器形较大,通高43.5厘米,重11.6公斤,气象庄重,纹饰精美。1985年,海阳县博物馆抢救清理了一座墓,编号为M2。出土器物较少,大部分为陶器,内中有少数为仿铜礼器的,如兽头匜等。铜器只出土了3件,鼎、盆。1994年,这里M4的发掘是收获最为丰富的一次。该墓为土圹,因青膏泥的封护作用,墓内的重椁单棺保护基本完好,很多漆器、木器如壶、罐、俎、勺、戈柄等也都形状依旧,色泽如新。出土器物总数达240余件,其中铜器60余件。主要有鼎7,编钟9,壶、盆、簋各2,盂、甗、匜、各1。其它尚有戈、剑等兵器。这些器物形制、纹饰有的十分精美。一甗一盂还有铭文。其中盂器形硕大,通高47厘米,口径69.5厘米,四只兽头形大耳,通体饰华丽的龙纹,是这批铜器中最为精彩的一件。由以上出土情形可以看出,嘴子前墓群是一处规格很高的贵族墓地,仅仅发现过三个墓,便有两座墓中使用成套的编钟,且有多重棺椁以及其他贵重铜礼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