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推荐搜索

主页底部二维码

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

主办: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 版权所有 2008 CCHF, All Copyright reserved. 京ICP备07503584号
地址:北京东直门南大街5号中青旅大厦1009—1012室 邮编:100007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843号 电话:010-58156230/31/32/33 传真:010-58156230-618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 1

会长专栏|投石问路其实就是投石问道

发布时间:
2020/05/29 09:27

 

  和耿瑩会长也认识好几十年了,我1982年参加文化部的一个促进班,就在研究院,我和耿瑩老师是邻居,她住那屋,我住这屋,那时候就知道她画得很好,她画仕女画画得非常好,但是对她印象更好,人特别好,正直可亲,像王迎春老师说的,你看她就亲,你私底下跟她就有一种亲近感,完全没有隔阂。后来我们在那儿画了三个月的画,我回去以后,耿瑩老师可能也出国了,就好多年不见,再见的时候在北京女画家联谊会,就像王迎春老师说的,她给我们很多的支持,她拿自己的钱给我们做展览,她把自己家的存款拿出来做展览,当时真的特别感动,实际她自己没有钱,但就为了我们的活动她做出那么大的牺牲,王迎春老师说她累了,非要让我做,我说我其实帮你们做就行,我接手以后去拜访耿老师去了,我说第一个表示感谢,第二个希望你能够继续支持我们的工作,不需要很多,能参加我们的展览,另外我希望你将来能办一个个人的展览,因为我觉得她不容易,她虽然是红二代,但实际上她比我们不容易,她由于好多原因没有机会参加专业院校的学习,她失掉了这个机会,她受了很多苦,但是就是这么苦她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坚持自己的爱好,所以我当时说,我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到你的个展。那天他们通知我说耿瑩老师八十艺术展,我特别高兴,我说无论如何深圳我也去,但是深圳这两天又有事了,有个会必须参加,我还得请假,所以今天我就来了,而且来了我还得说两句话,第一个感谢,感谢你对女性事业的支持,无私的支持。第二个,感谢你对中国文化遗产事业做出了这么多的贡献,虽然您是一个基金会,但您做了很多国家的大事,国家没做的事您做了,您对敦煌艺术的保护,包括您说培养博物馆的一些人去巴黎,您还有好多的计划,包括您说中国画艺术基金,您的想法太多了,就像王迎春老师说的,您有能力,您是一个女汉子,您有那么大的胸怀和抱负,所以我们只能是在您的旗下坚决支持您的活动,您走到哪我们就一直跟您走下去,为了中国的文化,为了女性事业。

 

 

  再说说您的画,就像王老师说的,您是有天赋的,您虽然说没进美院,但是没进美院有没进美院的好处,您没有那么多的约束,我们进美院,人的比例七个半头,手多大,脑袋多大,您没那么多的约束,看您的画里,我感觉到是什么?是传神、气韵、意境、境界,这些通过您的线的造型,通过您的神韵的表达,还有您对色彩的运用,您看每张画里我都挨张翻了,每张画的颜色特别典雅,古代绘画的高雅在画上表现出来了,所以每个色彩都非常讲究。

  另外,我觉得这个仕女画现代人画不了,因为心不在那儿了,心浮躁,不静,但是您的仕女画尤其是表现的题材都是中国古代有名的人物,还有一些历史典故,其实您画仕女不是画仕女,您画的是一种人文的精神,您画的是中国的文化,是通过这些人传达了一种对中国文化的阐释,包括后来您画了很多树,这个树也不是树,这个树是树立了一种精神,树活的精神,树就是死了也是立在那儿的精神,所以这个完全表达了您的胸怀,您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您对人生的看法,您对人的命运的关注,对自然的关注,对世界的关注,所以您是站得高所以看得远,所以在您的画里不仅仅是拿画来评价什么,而是从这些画里表达了您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这种文化的自信,还有您传播的画后边的精神,文化内涵,所以我觉得不是单纯从技巧单说这一点,我觉得从这个平台从这个大的方面去说,所以我觉得您的“投石问路”就是不断地问道,您在问道,我们也问道,所以您的问道给我们很大的启发,也是我们大家都在一起追求的,在努力的。

  所以我觉得您的八十艺术展览它的成功不仅仅是画的问题,还是一个文化研究的问题,您八十问道的这么一个路的过程,我特别特别的感觉到一个是欣慰,一个是祝贺。我觉得耿瑩老师您给我们做出很好的榜样,女性的榜样,文化的榜样。无论您在做什么,我们都会坚决支持,支持文化遗产的工作,只要我们能做的,我们都一定去做好。

  还有一个,深圳那个展览如果有可能,您能在艺术研究院也做一个,毕竟您是中国画艺术研究院的初见者,就像王老师说,刚成立您就在那儿,所以也是给中国画艺术研究院一个展示,现在的国家画院,我觉得应该在这儿办一个,我就有这样一个建议。我不能耽误很多时间,其实要说的有很多。

  还有一个,您说的仕女画的延伸问题,这个您是的仕女画的延伸,是您当代的一个创作的新画,它不是古代仕女画,是吧?您表现的是一个日本的新娘。

 

  孙玉敏 (清华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