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推荐搜索

主页底部二维码

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

主办: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 版权所有 2008 CCHF, All Copyright reserved. 京ICP备07503584号
地址:北京东直门南大街5号中青旅大厦1009—1012室 邮编:100007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843号 电话:010-58156230/31/32/33 传真:010-58156230-618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 1

会长专栏|“得意忘形”是对耿莹中国画最好的诠释

发布时间:
2020/04/02 10:18

 

  “得意忘形”是对耿莹中国画最好的诠释,得其意,忘其形,是中国写意画家一直追求的目标。

 

 

  和耿瑩有好几十年不见了,要说老同事,我1982年分到研究院就是老同事,“投石问路”,我认为你这个投石,这块石头问的不仅仅是你个人的路,今天看完这个以后,像我们搞理论研究的,猛然惊醒,我们坐在那儿,无意搭了几句话就说这个事了,我们这些年确实把仕女画忘了,也不是我们非要把它忘的,实际上我们想想几十年来可以说建国七十年来,有意无意识地把仕女画边缘化了。前面的三十年属于政治原因,仕女画你是“封资修”,我们要画工农兵的,尽管当时很多人都在美院教学,像他们的教学就是编线条为画年画做准备打基础的,所以那三十年,后边这四十年基本上市场经济来了,中间的这十年“八五新潮”的冲击,外来文化的冲击,紧接着后面这三年就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仕女画也是跟不上的,第一,原来的一些审美我们现在还是有差距的,应该承认的,尤其更重要的一点,它太费事了,投入比较高。所以说你要在市场竞争的话,和写意画,尤其是比较山水、花鸟的写意画,速度上快,经济上不合成本的,刚才老孙说全国美展没有仕女画,这些年咱们看个展也看了不少,你能够回想起有一个个展是画仕女画的个展吗?我没想出来,前两天我在青岛看一个展览,其中有一个人,他们那是一个综合展,七个人的展览,其中有一个人是画仕女的,我后来想想这些年真是单独画仕女的画家确实不多,不说绝无仅有吧,太少太少了。你这个展览这个石头一下把我们提醒了,中国画画科里面还有一个仕女被边缘了、被遗忘了,这是一个矿,很值得被挖掘,当然它也给我们提出一些学术上的思考,它为什么会被边缘?我们如何把它挽救过来、拉过来?如何在继承的基础上,你现在做了大量的承传工作,如何在这个基础上把它适应现在新的时代?现在也有画女的,全国美展里有好多画工笔的,画的是美女画,画现代男女画,不是仕女画,和仕女画还是有差别的,如何我们把传统的侍女画来适应现在21世纪的审美,如何跟上这个时代的脚步,这确实是一个学术课题。很谢谢你给我们提了一个醒,让我们说,哦,中国传统里还有这么一个科,很重要的一个科。

 

 

  

 

  下面附带说一点,您主要是画人物的,我对你后边那些工笔性的树,不仅仅是感兴趣,而是很感兴趣,为什么?你那里边不是写生,那是创作,你尽管上面写的什么什么树在什么地方有什么传说,都有具体的,但是这个树的形象本身绝不是原来的,而是进行了艺术创作。中国有个传统的词,放到社会学角度它是一个贬义词,比如说“得意忘形”,放到心理学,放到社会学,这是贬义的,可是放到中国画来说,这是一个褒义词,你画这些树就是得起意而离开形,和形是有距离的,这里面的创作是你耿瑩的,我对你这种树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赵力忠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